508951.jpg

许仙曰过蛇

GF  2021-09-08 18:01
(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茄;我要将小马大车给人们看。)

《末日中的母子》 第四十六章 苏英楠

  酒店大厅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

  一大群人来到这里,其中包括市长何耀山,甚至还有之前见过的黄美琴,对
二姨有好感的司机王志宾。另一群人我说不上名字,但从周围人们的表情神色来
看,那个姓骆的人似乎比市长何耀山更有分量。

  这样的一大群人来到酒店大厅,一下子变得拥挤了起来。小姨苏英楠带着几
个穿保安制服的人,和另外一批男人争执不休,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辛苦你们了,有什么先坐下来好好说,现在的情况团结第一。」何耀山走
上去,做出一个双手向下压一压的手势,示意大家消消气。

  小姨苏英楠留着短发,精致且英气的玉脸上有着不输男人的气势,那对眼眸
中的傲气更是让人看了难以忘却。

  「何市长,你说的道理我明白,眼下情况特殊,问题是有一些害群之马趁着
我们外出找物资的时候在背地里使绊子,这恰恰是破坏团结的行为!」小姨苏英
楠站在几位保安的前面,气势盖过了身后的男人们。

  听到小姨的话,那些男人们又是一阵叫骂。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时候,被称作骆哥的一个中年男人才在一群男人的拥簇下,带着似乎是他
儿子的一个小孩,和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过来。

  我和妈妈还有两位姨妈在人群后面看着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不知道妈妈她
们怎么想的。但我觉得这都末日了,居然还有人能够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漂亮,真
是厉害。

  听到骆哥发问,和小姨苏英楠产生冲突的那群男人似乎找到了主心骨,像是
诉苦一般嚷嚷道:「骆哥,这婊子实在是欺人太甚,以前就和我们一直作对,今
天出去找东西的时候我们被丧尸发现了,搬着东西就往车上跑,刘宇只是上车慢
了一点,她硬说被丧尸咬了一口,然后就把刘宇踢下车了!」

  「什么!?我弟弟被踢下车了,那他人呢?」骆哥身边那位打扮得花枝招展
的女人叫出声来,一脸震惊地问。

  「嫂子,你当时是没看到啊!」那几个男人说着,仿佛在细数小姨苏英楠的
过错,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的场景,「刘宇当时都上了车了,被她踢下去之后,
那些丧尸一下子扑了上来,他当时叫得好惨啊!还叫我们去救他,然后就被那些
吃人的怪物给活活分尸了,血糊糊的内脏都被挖出来了!」

  听到如此细致的描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顿时哭了出来,嘴里还念叨着
弟弟啊弟弟。

  骆哥脸一下子黑了,看着我的小姨苏英楠,质问道:「顺子说的是真的?你
把我小舅子给踢下去喂丧尸了?」

  小姨苏英楠完全不惧骆哥一伙人,双手抱胸,冷哼一声作为回应:「没错,
他当时被丧尸咬了,我为了大家的安全只能这么做。」说着,小姨苏英楠还鄙夷
地看着骆哥等人,「就凭他之前贩毒,还有强奸的行为,就算他没被丧尸咬到也
该死!」

  「你这个臭婊子!」骆哥身边的女人直接被激怒了,张嘴就是一句脏话,不
管不顾地冲上去想要抓小姨的头发。

  骆哥也没想到她做出这样的行为,伸手想要阻止,但人已经冲到了小姨苏英
楠的面前。

  可是,小姨明显是经过训练的,看到对方冲过来,直接就是一套漂亮的擒敌
术,将这个女人按倒在地。

  「妈妈!」骆哥身后名叫小亮的小胖子见到自己的妈妈被反手按在地上,惊
呼一声。

  「妈的!你真是欺人太甚!」骆哥瞬间怒气上头,作势就要招呼着自己的手
下们给她一顿好瞧。小姨苏英楠倒是不惧,但她身后的那几个保安却如临大敌。

  这时候,眼见局面要失控的何市长赶紧出面制止,「苏警官,你这是干什么,
赶快把人放开!」接着又对即将发作的骆哥说道,「骆晓东先生,我能理解你现
在的心情,失去亲人的滋味不好受,可眼下的情况尚不明朗,万一你妻子的弟弟
真的是被丧尸咬到了呢?」

  同时地,何市长身后的几名士兵也趁着这个时候,从小姨苏英楠的手上把那
个女人拉走。

  「何市长,我敬重你是个市长,那你来评评理,苏警官应不应该为她的行为
赔罪?还是说,我小舅子刘宇就这么白死了?」骆晓东眯起了眼睛,态度不善地
对市长说道。

  何耀山一下子左右为难,只好使出和稀泥的法子:「骆先生,你刚刚也听到
了,当时情况危急,有谁是完全看清楚的呢?可能是被咬了,可能是没被咬,我
觉得不应该现在就下判断,最好是先把当时目击的人都询问一遍,确保得出的消
息是真实的,再做决定,这样一来…」

  「我懒得跟你扯这些没用的!」骆哥突然发怒,看着何市长的脸喊道:「我
现在就要这个姓苏的给我兄弟们赔罪道歉!」

  何市长的脸上还是挂着那副淡然的表情,可他身后的几个军人已经将手指搭
在了扳机上。

  我和妈妈她们看得都愣了,何市长再怎么说身边也有几个拿着枪的军人,可
这个叫骆晓东的人为什么一副根本不怕的样子?难道说他手里也有枪吗?

  「骆晓东!」小姨苏英楠突然大喝一声,英气美艳的脸上露出怒容,凤目圆
瞪,从腰后掏出一把开了血槽的匕首,喝道:「你个血债累累的毒贩也配让我道
歉?做梦!有本事就来试一试,看看是你变异得更强还是我变异得更强!」

  「苏警官,不要意气用事!」何市长语气加重地对小姨苏英楠说道。

  可是,此时的小姨苏英楠和骆哥骆晓东都已经不怎么在乎何市长了。骆晓东
的那伙人更是随时都会和小姨他们打起来的样子。

  「搞什么啊,难道说到了末日的时候,黑社会团伙出现的几率就会大幅度增
加吗!?」

  我看到这一幕,心中大大地震撼。怎么自己家有赵勇鹏一伙人,到了酒店后,
又有这个叫骆晓东的家伙?

  就在我震惊的时候,妈妈她们几个迅速地对视了几眼,窃窃私语了几句后,
二姨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我觉得何市长说得对,还是团结一致最好,丧尸都在外面吃人,自己还在
内斗,简直是白痴的行为。」二姨苏玉轩迈动着她那双傲视群人的大长腿,走了
上去。

  在如此紧张的局面下,忽然又有人搅合进来,使得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说话
的二姨苏玉轩。

  小姨苏英楠转过头来一瞧,脸上的表情呆滞了一下,紧接着,在几秒钟内就
转化为惊喜。

  「二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小姨苏英楠不敢置信地说。

  「解释起来很复杂,我倒是好奇你怎么会在这里。」二姨苏玉轩淡淡地回道。

  「呃…这个解释起来也很复杂。」小姨苏英楠借用了二姨刚刚的话。

  骆晓东看着正在小声说话的姐妹二人,眼神在二姨的身上扫视着,眯起了眼
睛,「你是她的姐姐,想帮她出头?」

  「出头算不上,只是赞成何市长的意思,没必要那么快就断案,起码得先把
事情经过调查清楚。」二姨说着,言语间表示了自己的立场。

  可是,骆晓东的耐心看样子已经要消失了,怒形于色地说道:「调查?怎么
调查?现在出去对那些丧尸问吗?问他们我小舅子被吃之前,身上到底有没有伤
口?」

  二姨没有回答,只是让小姨把匕首给她。虽然不明所以,但小姨还是照做了。

  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二姨用匕首刷了几个刀花,然后,用力地一掷,
整个手臂都只能让人看到残影。

  只听见一道声响,众人这才发现,二姨手上的匕首已经消失不见,而另一处
的墙壁上,插着一把刀身完全没入墙壁的匕首。

  「骆先生,我也学过一些防身的本领,或许可以帮大家对付丧尸,一起去你
小舅子当时死掉的地点,再探察一下线索之类的。」二姨很客气地说着。

  言语之间十分客气,还说什么以后可以一起去探明骆晓东小舅子的具体死因,
其实就是一个借口罢了,她的真正意图是展示自己的能力,给骆晓东一个威慑。

  只不过让我在意的是,二姨整个过程中态度十分客气,完全没有之前和我在
一起时,那副冷冰冰的态度。让我搞不清楚到底哪一面才是她真实的样子。

  骆晓东看着二姨的脸,刚刚的怒气已经减弱了几分,但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骆先生,这位女士说得也很有道理啊,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组织人手,去刘
宇当时的死亡地点查找线索嘛,不过最主要的还是群众们的团结,决不能因为内
部的矛盾就产生混乱。」何市长见缝插针,又再一次地抛出刚刚的建议,「所以,
我建议大家各退一步,暂时放下这个矛盾,然后呢,一起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况究
竟是怎样的,到底有没有记错,最后再商量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结果出来。」

  骆晓东的脸上最终挤出了一个笑容,就好像刚刚露出要杀人的表情的人并不
是他。

  「好嘛,既然何市长都这么说了,我要还是不给面子,就显得太没礼貌了,
何市长说得是啊。」说着,骆晓东看了几眼自己的手下们,然后转身顺着楼梯离
去了。只不过,在离去之前,骆晓东身边的女人还满是仇怨地看了一眼小姨。

  这也就罢了,骆晓东身边的那个小胖子竟然还毫不掩饰地用色眯眯的眼神看
着小姨,还有我的妈妈、大姨二姨!

  这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化解了这次的冲突后,成功把稀泥和好的何市长松了口气。小姨苏英楠身后
的那几个保安也擦了擦额头上紧张的汗水。

  「二姐,你…你刚刚怎么做到的?难道你也变异了?」小姨震惊于二姨刚刚
将匕首扔出去的速度和力道,惊讶地问。

  二姨想了想,也没否认,「算是吧。」

  这个时候,我们才终于从人群中走出来。小姨发现我们后,脸上震惊的表情
就没有褪去过。

  「天呐!大姐,三姐!还有小君,你们怎么都在啊!?」小姨看着我们,眼
眶里的泪水在打转,「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亲人重逢自然是温馨的一幕,只不过眼下的场景不太适合。我的妈妈还有几
位姨妈都是人间绝色,她们聚在一起时,周围的男人们都赤裸裸地把目光投向了
这边。

  「好了,有话待会儿再说,我们先回房间。」小姨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场
合,和自己身后的保安们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和我们离开了大厅。

  一路从楼梯和走廊回到 208号房间里,没有理会安娜和李盼玉母女,她们也
很识趣地没有干扰我们一家子重逢的喜悦。

  关上房门后,小姨才总算松了口气,刚刚那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突然就没
了,只见她一个冲刺就扑进了大姨的怀里,将大姨紧紧地抱住。

  「大姐,我想死你了!」小姨用力地抱着自己的长姐,声音带着哭腔。

  「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哭鼻子了,小君都还看着呢,你好意思
被人看笑话吗?」大姨的眼中同样有泪水,笑着拍了拍妹妹的后背。

  「呜呜…我…我不管…」小姨就像是一个小女孩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
像是怕大姨跑掉似得,紧紧地抱着她。

  看到这感人的一幕,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是心头一热,我也有点眼眶湿润了。

  紧接着,小姨松开了大姨,又是将二姨一把抱住,「二姐…呜呜…我好想你
啊…我…我之前不该骂你是…是…呜呜…总之我真的对不起…那天我听说你给市
长当那个…我真的是气糊涂了…自从吃人的怪物出现后,我一直怕你们有个三长
两短…」

  二姨听到小姨向她道歉,那张冰山美人的玉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像是
哄婴儿一样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松开二姨后,紧接着就是妈妈。

  「三姐!」小姨直接给妈妈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场面温馨的同时又显得有
一些诱人。

  并不是我思想龌龊,而是因为她们两个的巨乳刚好撞在一起,就像两个大大
的面团互相挤压,一下子,两对巨乳在两位美女中间被挤成了扁圆状。

  小姨没有意识到这些,姐妹重逢后情绪激动的她就像个嗨翻天的小女孩,竟
然抱着妈妈一阵狂亲!

  「好了好了!别再狗啃了!」妈妈一边擦着激动的眼泪,一边擦着脸上被小
姨亲地到处都是口水,笑着说道。

  小姨看到妈妈脸上的口水,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给自己擦了擦眼泪。

  紧接着,她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我。

  「小君!」小姨脸上的兴奋不比之前的要小,直接一把将我抱了起来。

  「什么!?我也有份?」我在一边吃瓜看戏看得正开心,忽然就被小姨一个
搂抱给抱了起来!

  「小君!你现在长得好可爱,小姨都要认不出来了,你认不认得小姨啊,以
前你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小姨还照顾过你,给你吃过奶呢。」小姨苏英楠一边抱
着我,一边亲着我的脸,情绪激动下更是口无遮拦。

  「别亲了,满脸都是口水…啊什么?我吃过你的奶?」我一边擦着脸上的口
水,一边惊讶于小姨说的话。

  「好了好了,英楠,收收性子吧,嘴里也不把关,什么话也往外说。」妈妈
说着,拍了拍小姨的胳膊。

  小姨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冲我笑了笑,把我放下。

  一番热情的拥抱过后,我们一家坐在床上,互相拉着手,述说着末日后的遭
遇。

  只不过,妈妈她们显然还没准备好向小姨说出一切,更没说她们都已经和我
做爱,而且从今以后都得吃我的精液作为营养来源。只是说末日到来之后发生了
变异,然后因为巧合重聚在一起。

  除了隐瞒和我做爱,需要吃我的精液这个事实之外,其他的都对小姨如实道
来。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毕竟,她们几个和我做爱这一事实,实在是太过挑战伦
理道德,一时半会儿还是瞒着小姨比较好。我也不是傻瓜,她们没说,我也选择
闭口不提。

  至于小姨,经过她的描述,我们也终于知道在另一个城市当警察的她,为什
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都是因为那个骆晓东。

  根据小姨的描述,骆晓东原先是一个被通缉的大毒贩,犯下了贩毒、杀人、
抢劫、走私枪械等重大犯罪行为。就在末日爆发前,警方找到了线索,联合几个
市的警力对骆晓东进行抓捕。

  没想到骆晓东势力很强,手底下控制着一个强大的犯罪团伙,直接和警察发
生了枪战!不过,再厉害的毒贩也扛不住几个市的联合抓捕。

  在逃到了我们这个市之后,被警方围堵在一个郊区的废弃的小屋中。抓捕骆
晓东的警方队伍中,就有参与行动的小姨苏英楠。

  小姨苏英楠作为赫赫有名的警界霸王花,不仅容貌出众,身手不凡,而且正
义感很强,像这种抓捕大毒贩的任务自然少不了她。

  可是没想到,就在警方已经把骆晓东一伙绳之以法的时候,丧尸突然出现了…

  「当时参与抓捕的很多警察都成了丧尸,骆晓东却幸存了下来,而且还变异
了,变得更强!普通人根本奈何不了他。」

  「幸好我也成功变异,变得和骆晓东一样强。」

  「我带着几个幸存的队友追了上去,可是…丧尸实在是太多了,我们连保命
都很困难。」

  「后来,军队入城了,我们跟上军方的队伍准备离开,再然后…多到数不清
的丧尸把队伍给冲垮了,我们只好又开始逃命,一路逃到了这个酒店。」

  「再然后,骆晓东也来了,很多活下来的人逃到了这里,然后就成了这个样
子。」

  「那些无力自保的普通人只好团结在一起,但没什么用,骆晓东那群犯罪分
子常常欺负他们,前几天就有一个少女被他们的人强奸了,我当时气得要为她出
头,可她却跪下来求我,说是自愿的…怎么可能是自愿的,那明明就是怕被报复!」

  「我也找过市长,可市长对我说,骆晓东目前势力太强,太棘手了,根本动
不了,如果鱼死网破,很可能会逼得他杀光其他的幸存者。」小姨缓缓地将自己
的遭遇说出来,在亲人面前,她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松下戒备的时候。

  「那个叫骆晓东的人很厉害吗?」我好奇的问。

  小姨在我们的注视下,不情愿地点点头:「确实很厉害,虽然我和他都变异
过,但我和他打过一次,差一点就赢了,但还是没打赢…当时如果不是何市长带
着士兵赶来,我可能就…」

  听到小姨这样说,我们都心头一紧。如果骆晓东真的是个变异后特别厉害的
人,那可就麻烦了。

  「那既然这样,我们干脆离开吧。」妈妈说着,抓紧了妹妹的手,对她说道:
「我们都是变异,被强化过的人,完全不怕那些普通的丧尸,我们可以离开这里,
出城去呀,而且,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总得找机会离开才行。」

  大姨听到妈妈的话,也赞成地说道:「肥燕子说得对,一直在这里干等着只
能是等死,想办法出城才是最要紧的事。」

  然而,小姨听到妈妈和大姨的话之后,认真地对我们说:「如果我们真的想
要出城的话,反而应该在这里等着最好。」

  「为什么?」妈妈她们疑惑地看着小姨。

  小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缓缓地对我们说出了一个重要消息。

  「就在两天前,市长何耀山亲口告诉我,根据从无线电里得到的最后消息,
军方的营救军队覆灭后,军方一支残存的力量准备派出他们的运输直升机,前来
营救我们。」

  「真的吗!?」我大感意外,没想到军方还会派直升机来救我们。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小姨就皱着眉头说:「可问题是,无线电里没说什么
时候来,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一个月后…」

  听到这里,我们刚刚热起来的心,瞬间就凉了下去。

  一个月…

  那也太久了。

  我们互相对视着,叹了口气。

  「别着急,以前那么多困难都挺过来了,现在,我们一家子都团聚了,还有
什么事情能难得到我们?」大姨最先振作起来,看着我们的脸,加油打气道。

  听大姨这么一说,我心想有道理,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是啊,之前险些死掉
都挺过来了,眼下这种局面算什么?

  亲人重逢后的喜悦格外地甜美,妈妈她们甚至打了个地铺,姐妹四人睡在一
起,在晚上聊着夜话。虽然小姨本来就有分配给她的酒店房间,不过,她现在可
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睡在房间里,说是明天就搬过来和我们住一起。

  虽然我也很想睡在她们之中,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会被驳回,只好
自己孤零零地睡在一张床上。

  细细想来,自从末日降临,和妈妈发生关系后,我都没怎么自己一个人睡在
床上了。

  唉,孤枕难眠的滋味就是这样的吗。

  我看着旁边的四位风姿卓绰,各有不同,但无一不是极品尤物的美熟女,这
种看得着吃不到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就这样,一家团圆后的,我度过了在这个酒店的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一早,我被密集的脚步声吵醒了。

  「怎么回事啊…」我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妈妈她们已经不见,房间里只有
一个李沁大姐姐。

  「她们呢?」我对李沁问。

  「出去接雨水了。」李沁看了我一眼,淡淡地道。

  没有理会李沁毫无感情色彩的态度,我翻身下床,穿上衣服裤子,来到走廊,
发现每个人都拿着大小不一的桶或者碗。

  「哎,小君你醒了?」小姨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我转身一看,小姨提着两个
大大的铁桶,身上穿着牛仔裤和白衬衫。

  「小姨你这是在…接水?」我看着小姨手上的两个铁桶,还有里面的水,疑
惑地问。

  「是啊,酒店早就停水了,要用水的话只能用找到的矿泉水和雨水,你妈和
姨妈她们也在外面接水呢。」小姨说着,提着雨水就向她的房间走去。

  这样啊,那我也去帮忙好了。

  我小步跑着来到酒店外面,发现外面居然在下很大的大雨,酒店门外更是摆
满了各种各样的桶和瓶子。从装东西的铁桶、垃圾桶、再到普通大小的矿泉水瓶
子,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人用碗和一次性纸杯接雨水的。

  「要是吃的东西和这些雨一样多就好咯。」我身边的一个饿得脸色蜡黄的人
自言自语道。

  我没有理他,因为妈妈她们已经提着几个装着雨水的桶走了过来,我赶紧走
上去主动帮忙。妈妈也没客气,直接让我负责提两个暖水壶大小的瓶子。

  只不过,期间没看到二姨,一问才知道,二姨今天一早就被何市长叫去了,
也不知道原因。

  一听到这一点,我就感到郁闷,心想二姨该不会和何市长发生点什么吧?越
想越觉得胸口堵得慌。

  忙碌了一上午,直到滂沱大雨停下之后,大家才陆续收回了外面的瓶瓶罐罐。

  「好多啊…」我看着已经摆满房间的这些各式各样的木桶、铁桶、装满雨水
的水壶,感慨道。

  「水可是必需品,越多越好。」小姨说着,小心翼翼地在房间里走着,因为
摆放的太多,下脚的时候都得注意一点,不然会踢到什么。

  安娜一脸茫然地看着房间里的这些,小声地用母语嘀咕着什么,虽然听不懂,
但我猜,应该是抱怨处境艰难的一些话吧。

  反倒是李盼玉阿姨很勤快,一直给妈妈她们打下手,像是一个任劳任怨的仆
人,小姨见了都有些不好意思。

  「呼…看样子能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了…」小姨看到接了这么多雨水,开心地
说。

  自从丧尸出现后,整个人类社会陷入瘫痪,水电供应也停止了。对于妈妈她
们这些爱美爱干净的人来说,洗澡变得有些奢侈。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她
们这些吸收了我的精液、被病毒强化过的人,身体似乎对一些脏东西有抗性?总
是一副光洁干净的样子,这些天里没怎么清理身子,照样没有臭味,身上的体香
倒是没消失过。

  但小姨就不一样了,小姨的变异强化似乎和妈妈她们的不同,不过,眼下没
有条件仔细研究。

  「要在这里洗澡吗?」妈妈对小姨问道。

  小姨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是在自己的房间洗吧,我记得哪里还有几块没
人用过的肥皂,洗完之后再顺手把东西搬过来。」

  因为 208号房已经摆放了很多装着雨水的木桶和水壶,还有其他雨水储存在
小姨的房间里,用那个房间里的雨水洗倒也方便。

  「也好。」妈妈点点头。

  小姨又和妈妈她们闲聊了几句,接着就回她的房间洗澡了。

  看着小姨离去的背影,我躺在床上,心中感叹,怎么妈妈她们几个人人都是
大美人啊,这基因也太强了吧。

  搬了一上午的雨水,我也有些累了,躺在床上休息着。妈妈她们则是围在一
起,商量着之后的对策,以及一些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

  就这样过了大概几分钟吧,二姨在早上离开去何市长那边的事情还是让我很
在意。

  胸口堵得慌,干脆找点事情做转移一下注意力,我心里这样想着,不如就趁
着小姨洗澡的功夫,先帮她把房间里的一些小物件搬过来,可以省点时间,又可
以让我不去想二姨的事。

  我下了床,妈妈问我做什么,我说帮小姨把东西搬过来。

  妈妈露出一副「你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乖巧是不是吃错药了」的表情,任由我
去了。

  我小心翼翼地不让腿碰翻一些装着雨水的桶,然后来到小姨的房间。

  房间号是她昨天晚上聊天的时候说的,308号房,就在楼上。

  走廊里有一些路过的人,都没怎么在意我,我也没怎么在意他们。一路来到
小姨的房间前,我敲了敲门。

  「谁?」小姨警惕的声音。

  「是我,小君。」我回答道。

  「哦,小君啊,你过来干什么?」小姨这才放下警惕,对我问道。

  我说出来意后,小姨这才了然,「这样啊,小君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还知
道主动帮小姨呐,咯咯,好,你等一下。」

  小姨在房间里发出开心的笑声,紧接着,我只听里面响起了开门的声音,然
后,小姨的脚步声逐渐地从门后靠近。

  「给,这是钥匙。」一把钥匙从门缝下面滑了出来。

  「你先别急着进来啊,小姨没穿衣服呢,你要是进来了可是耍流氓,是犯法
哦。」小姨在门后面开着玩笑说道。虽然知道小姨是无心的,在她眼里我就是个
单纯的小孩,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

  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了门后面小姨浑身赤裸,赤裸着一双美足,踩在
地板上的样子。

  「不知道小姨没穿衣服的样子是…」我刚刚冒出这个念头,突然就产生了罪
恶感。

  陈小君啊陈小君,你对得起小姨,对得起妈妈和大姨二姨吗?才和小姨重逢
几天啊,就开始对小姨浮想联翩了!

  等到里面响起了门被关上的声音后,小姨的声音才再次传来:「好了,你进
来吧小君。」

  深吸一口气后,用小姨给我的,还沾着一点水迹的钥匙打开房门。房间里摆
放着很多装满雨水的木桶,这一点和 208号房一样,只不过数量少了很多。

  进到房间里后,我看了看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由于水电都停了
的原因,我猜想,小姨应该是将雨水倒进浴缸里,然后在里面洗澡。

  「小姨,那我帮你搬东西咯。」我冲着浴室喊道。

  「嗯,有劳好外甥了,待会儿洗完澡后给你一个奖励。」小姨在里面笑着说
道。

  我咽了咽口水,又鄙视了一下自己将普通的话语往猥琐方向联想的龌龊内心,
开始收拾房间里的东西。

  小姨的东西其实并不多,我都把它们装进了角落里的一个旅行箱中。

  「小姨,这个盒子里面是什么啊?挺沉的。」我捧着一个鞋盒,掂量了一下,
这重量却不像是皮鞋。

  「小君,那个不可以乱玩,那是手枪,很危险的,你暂时别碰,我待会儿自
己带过去就行。」小姨在浴室里面说道。

  我打开看了一眼,确实是一把手枪,还有几颗黄灿灿的子弹。小姨身为警察,
有这种东西倒也正常。

  盖上盒子,我放回原处,继续在房间里扫视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漏下的东西。

  对了,床底下面还没找呢。

  我这样想着,在床底下面一瞧,没想到还真有一个小盒子。看到这个床底下
显得突兀的盒子,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小姨你难道是故意放在床底下的吗,这怎
么掉也不应该掉在这里啊。

  伸手把盒子拿出来,我好奇地打开盖子——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不过,嘿
嘿,小孩子嘛,好奇心旺盛。

  可是没想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却让我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宛若被一
颗炸弹给炸碎了理智。

  「小君,你没乱玩的我手枪吧?」这时,浴室门被打开,小姨脸上带着捉贼
一样的坏笑伸出头来。

  当她看到我打开了那个小盒子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小君,你…」小姨脸色瞬间煞白,直接把浴室门推开,一具全裸的女体还
带着许多的水珠,以肉眼难捕捉到的速度关上了房门。

  「小君,你…你听小姨解释…那个…那个…我…」小姨震惊之下,甚至都顾
不上捂住自己的私处,她的三点全露,但我也没空去欣赏着诱人的美景。

  紧接着,小姨仿佛是怕我叫喊,直接冲上来,整个身体将我扑倒在床上,还
特地用手捂着我的嘴。她的整个身躯压上来,就像是一艘巨大的船只压在一帆小
舟上。

  感受着两只巨乳压着我的胸口,我的心脏跳个不停。

  「小姨,那些照片上的人…是谁?」我被小姨捂着嘴,说话时的声音很难传
出去,但是,已经足够被小姨听见了。

  「是…是…是…」小姨浑身赤裸,雪白的肌肤因为刚刚在洗澡的缘故,有着
几分红润,但更白的是她现在的脸,面无血色的脸。

  「是你…和我…」小姨咬着牙,承认了这个事实。

  我刚刚找到的那个小盒子,里面装的不是什么吓人的怪物,也不是潘多拉魔
盒中的东西,而是一叠照片。

  照片上的内容,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年龄…比现在的我还小的男孩子。而那位
女人全身赤裸地对那个男孩做出了许多称得上是变态的事情。

  用自己裸露的女性私处摩擦男孩的阴茎…

  抓住男孩的手,向着自己的私处按去…

  女方涂抹了奶油的双乳塞进男孩的嘴里…

  让男孩打扮得和女孩一样,脸上化着妆,下面穿着裙子,然后和熟睡中的男
孩热吻。

  还有诸多类似的内容。

  而里面的男孩,正是几年前的我;里面的女人,则是我的小姨。

  「小君…我…我真的…我没想伤害你…我当时压力太大了…只能…只能用这
种方式…」小姨全裸的身体压着我,我根本动弹不得,她的脸上流着眼泪,像是
忏悔一样说着,「我真的…我知道这种爱好是不应该的…是变态…可我真的忍不
住…我当时压力真的好大…要崩溃了一样…刚好你妈妈拜托我照顾你…我就在休
假的时候…看到你那么可爱…一时忍不住就做了这些事情…小君…小姨真的没有
想要伤害你…」

  我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内心一片混沌。

  这叫什么事啊!

  我的小姨居然是女炼铜变态!?而我在几年前,在睡梦中不省人事的时候,
被自己的小姨给炼了!?

  这件事情,我估计妈妈她们打死都不敢相信。

  按理来说,我应该感到恶心,感到害怕,然后哭着说小姨你是个变态色情狂,
做这种事情居然还拍照留恋,然后再去找正义的警察叔叔控诉她的罪行。

  可是…

  唉…

  怎么说呢…

  我居然一点反感的感觉都没有…

  小姨啊…

  我怎么反而有点开心呢…

  好吧…我也是个变态…



——
小剧场。
小姨:哎哟,你脸红了?让我看看!
男主:小…小姨…你干嘛啊?
小姨:让我看看你发育正不正常啊!
男主:好啊,来啊,小姨,看!都可以看!给你看个够!(脱裤子亮屌)
小姨:不错哦,屌蛮结实的。今晚,你教小姨登dua郎好不好啊?
二 人 幸 终

1221199.jpg

寻仙

B1F  2021-09-08 18:37
(31012)
来了来了

0.gif

华夏守护剑

感谢大佬更新!太棒了!

不过这小姨。。。。。真是。。出人意料

none.gif

poi

更新了,好耶
小剧场生草

none.gif



B4F  2021-09-09 06:57
(hly521241)

none.gif

时域

来了来了

none.gif

Natsuki

好奇二姨和市长到底什么关系

906581.jpg

稻荷

B7F  2021-09-10 23:14
(啊这)
      

94898.jpg

来找资源

B8F  2021-09-10 23:55
(HHHHHHHH)

73463.jpg

Crazy Jam

B9F  2021-09-11 09:21
(深海潜艇,万年潜水)
更新了,好棒

1017154.png

胖威

终于更新了,我好兴奋啊   

1033997.jpg

蘑菇老贼啊


none.gif

2ff3b397

终于更新末日了,奥力给

none.gif



牛啊你是不是有点东西

529303.jpg

中出吧

B14F  2021-09-20 15:31
(好想要肉便器啊 .)
登dua郎辣

180441.jpg

好好学习

B15F  2021-09-21 09:49
(我才不是萝莉控呢!)
大佬居然还在这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