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gif

为你哀愁

仙媳攻略 (绿改加料改编,仙子元婴被公公干)圣灵宫篇[第一章]

仙媳攻略(绿改加料改编,仙子元婴被公公干)圣灵宫篇

原书:《仙媳攻略》
原作者:Z(zhtttty)
改编:为你哀愁

第一章

前情提要:接原文一百四一章,楚清仪等人被魔箩截杀,危机关头被风采列救下,之后重伤的楚清仪使用圣灵宫钥匙开启阵法带领几人传送到了圣灵宫中。
-------------------------------------------------------------------------------------------------------------
东海,圣灵宫,飞升的仙人遗泽,堪称翻版的白玉京,此时一处广场中,楚清仪,风采列等人突然出现。
风采列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极为宽阔之地,最先印入眼帘的,是面前一根巨大无比的金石玉柱,一柱擎天,仿佛支撑着整片天地,前方是一片金壁辉煌的宫殿建筑,周围,有百亩灵药,芳香四溢,就连空气当中,都蕴含着纯粹到极致的灵力!
“风公子……”
就在风采列看着宏伟的宫殿群愣神之际,耳畔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即,还有一阵虚软无力的推搡。
这阵推搡之力,也让风采列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只见楚清仪,自己还抱在怀里,那手,正环着楚清仪柔弱无骨的小蛮腰,楚清仪脸色苍白,浑身虚软无力。
饶是如此,依旧拼尽全力,推搡着风采列。
风采列见状,这才“幡然醒悟”,依依不舍的将环在楚清仪腰间的玉手,慢慢的松了开来。
“多谢公子搭救!”
楚清仪脸色苍白,脚步虚软,但却是……强撑着身体,冲着风采列拱了拱手道:
“此处是圣灵宫,魔箩的人暂时找不到这里来,公子暂且宽心,我和雪琪伤势沉重,就不招待公子了,公子自行即可!”接着又拿出一块令符递给风采道:“这块通行令符可以暂时开启部分宫殿禁制,如若想走也可以开启传送阵离开。”  
说罢,楚清仪看着一旁已经跪倒在地的季雪琪,摇摇晃晃的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季雪琪身边。
下一秒钟,“噗通”一声,楚清仪单膝跪地,哇的一声,一大滩鲜血洒落。
血水中,甚至还伴随着鲜活的内脏碎片……
风采列见状,连忙上前几步,搀扶住了楚清仪。
“清仪仙子,我帮……”
“不用!”
风采列话未说完,便遭到了楚清仪的拒绝。
只见她转而递给了季雪琪一只手,搀扶着季雪琪从地面站起,随后,同落难的二人,一步一步,互相搀扶着,往远方的大殿而去。
一步一步,走过的地方,留下了斑驳血迹,血水带着脚印,朝远方而去……
看着楚清仪和季雪琪走远,风采列的脸上,有难过有愤怒有心疼有欣赏,种种情绪,在他的脸上一一闪过,随即,他看了看自己方才搂着楚清仪腰身的那只手,手掌之上,还有鲜红的血渍……
那手,慢慢的抬了起来,放在面前,舌头伸出,在那鲜红的血渍上重重一舔。
眸光深处,满是痴迷。
“坚贞、果敢、自强不息,这般……才配得上仙子之名呐!”
“楚清仪……你是我的,我一定要……得到你!”
闪烁的瞳孔深处,有着坚定不移的火热……
    楚清仪和季雪琪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入大殿之后,楚清仪便随手关上了房门,然后……
两人就像是两株枯萎的大树,在关上房门的下一秒钟,轰然倒塌。
原本还颤颤巍巍,依偎在一起走路的两人,关上房门的刹那,全部瘫软在地,张嘴,便是猩红呕出。
两人摊倒在地,原来两人伤势严重到这种程度,已然无法动弹,刚才就是在风采列面前强撑着走进这处大殿,楚清仪早就看出风采列对她毫不掩饰的占有欲,所以即便伤势严重到如此程度,也毫不犹豫的拒绝风采列的帮助。
此时季雪琪已是昏死过去,幸好楚清仪修为更高,暂时还能保持清醒,她心思闪动,“这样下去不行,我和季雪琪都无法动弹,此刻须有人帮忙才行,爹爹应该还在季雪琪的纳戒当中,我可以暂时元婴出窍催动纳戒将他放出来帮我们抱到暖玉床上疗伤。”
  接着只见楚清仪头顶显现出一个小脸圆嘟嘟的可爱婴孩,只有七八寸两个拳头大小,但是长得长腿细腰样貌正是缩小版的楚清仪,身上发出微光并且不着寸缕,因为楚清仪已无多余的灵力给自己的元婴幻化衣裳,她晃晃悠悠的飞到季雪琪手背上触摸她手指上的纳戒,艰难的催动一丝灵力,元婴的光芒一下子暗淡下去,看起来浑身惨白。
下一秒钟,王老五的身影,从纳戒当中放出。
王老五四下张望着,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两人,满身是血,连忙趴到楚清仪的身边喊道:“清仪,你怎么了?不要吓爹爹啊!”
楚清仪的元婴此时还没缓过来,虚弱无力的道:“爹爹~我在这儿~”声音有些飘渺。
“谁?”王老五听见楚清仪飘渺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顿时打了一个哆嗦,他缓缓的转过头,当见到楚清仪元婴那一刻。
“啊!鬼啊!”
王老五闭着眼睛发出公鸭嗓子般的惊喊,一下子瘫软在地,吓得浑身颤抖,身下流出一滩黄水,竟然失禁了。
楚清仪急忙解释道:“爹爹~我没死~我只是元婴出窍而已~”
王老五从没见过什么元婴,他只知道人死后会变成鬼魂,看到身边的楚清仪浑身是血,身上还插着一柄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她的那什么元婴看上去就和传说中的鬼魂一模一样,说话的声音又飘渺回荡,更是不信,只道是清仪的鬼魂想带他一同上路,好去黄泉路上作伴。
想到这儿他心下骇然,颤声道:“清~清仪,爹爹~还~还~不想死,你别~别来找我,快快去地府投胎。”
楚清仪想道,爹爹怎如此胆小,不过转念又一想,他不过是一介荒野村夫,对鬼怪之事害怕也是人之常情。
楚清仪无奈得说道:“爹爹~我真没死~不信你探探我身体的鼻息~和心跳。”
王老五半信半疑的转身用颤抖的手伸到楚清仪的琼鼻下,发现确实有微弱的鼻息,心里一松,又将耳朵贴在楚清仪丰满的胸口上,也有心跳,紧张的神情顿时冷静了下来。
不过冷静过后,王老五视线转了回来,转而……
落到了楚清仪的元婴之上,虽然小巧,但是看上去依然是冰肌玉骨、倾国倾城,婴儿肥的小脸更多了一份可爱,尤其是,全身赤裸,一丝不挂,那小巧的酥胸,腿间胖嘟嘟的小鲍,无不让人垂涎,王老五的眼神,立马便被牢牢地吸引住了。
楚清仪感受到王老五的眼神,又羞又气,心道一声,狗改不了吃屎,赶紧双手捂住重点部位,躲入季雪琪的衣袖内,只露出小脸。
王老五这才失望的收回了目光,但是当他的目光看向到楚清仪的元婴脸上时,看到的,正是楚清仪婴儿肥的小脸上露出气鼓鼓嘟着嘴的模样,煞是可爱。
“看够了?”
楚清仪皱着眉头,眯着双眸,询问着王老五。
王老五活了这么多年,人老成精,哪里能不明白现在要如何回答,登时便小鸡啄米般,点头道:
“看不够,看不够,不管清仪变成什么样都好看,爹爹怎么也看不够。”
王老五心里却想,“躲什么躲,你这妮子的身体,自己又不是没有看过,你的大奶子和小逼,都玩过不知道多少遍了,只不过没见过那么小巧可爱的而已,不知道这小元婴能不能做那事。”
楚清仪心里涌上一丝甜意,但又想到刚才王老五把自己当成鬼,还让自己去投胎,气不打一处来,接着问道:“现在~你该相信我没死吧?”
“相信,爹爹当然相信。” 王老五抓了抓秃头尴尬得说道,接着又讨好的说了一句。
“爹爹早就知道我家清仪是仙人,法力滔天,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而楚清仪,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王老五,登时继续说道。
“刚才是谁下得屁滚尿流的怕我来拉你去死~还喊着让我早日投胎?你之前不是说愿意为清仪去死吗?难道你说得都是假话!”
“不是的,我说的都是真话。”
王老五回复的斩钉截铁,没有半分犹豫,甚至这句话落下之后,还紧跟着补了一句。
“如果清仪要爹爹现在就死,我愿意立刻死在你面前。”
楚清仪重重的冷哼一声,这才饶了王老五,说道:“谁要你现在死了~我和雪琪现在要疗伤,将我们抬到暖玉床上。”
王老五见楚清仪终于不再提刚才的事情,赶紧按照吩咐一一照做。
“我身上有一瓶黄绿色丹药,取出来喂我们一颗。”
楚清仪是天师府的小姐,救命灵丹自然是不在话下,手里也存着不少。
王老五找出丹药给二人各自塞进了嘴里。
“清仪,咱们这是……在哪儿啊?”
做完一切,王老五开口发问,毕竟当时的王老五,只感觉眼前一花,好好地,就被季雪琪,突然装进了纳戒当中,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一概不知。
他哪里知晓,带着他这个拖油瓶的季雪琪和楚清仪二人,差点儿就把小命留在了那里。
“圣灵宫……”
楚清仪看了眼王老五,随即又看了一眼床上的自己和季雪琪,暖玉已经发出莹莹绿光,将二人身体笼罩,随后她对着王老五说道:“我和雪琪,需要疗伤,你先出去找处地方歇息着,等会儿我再去寻你!”
说完,楚清仪又想起还有个外人,于是又道:“此处还有位风公子,刚刚救了我们,或许还未离开,如若碰到,好生相待,千万不要招惹他。”又让王老五拿了一块通行令牌,并吩咐了王老五一番,随即回到自己肉身内。
王老五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还不如好好逛逛这座美丽的仙宫。
说来,王老五不是第一次见识仙家之地,当初在天师府就住了一段时间,可如今看到的却是层层叠叠的琼楼玉宇,饶是风采列那般见多识广之人都为之心叹,何况是王老五这凡人老头,更是惊掉下巴,“乖乖,这怕是仙界玉皇大帝住的地方吧!”
王老五一边走一边惊叹。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风采列,也在探索此方天地,他刚才就走向楚清仪那处的宫殿,但是无法进入,即使用楚清仪给他的令牌也无用,他摇头苦笑,“看来楚仙子还是有些提防于我。” 他又试着进入过几处宫殿,然后穿过广场沿着灵田走走看看,发现灌溉灵田的水竟然是玉涎液,“难怪灵米灵草长势那么好,真是大手笔。”要知道一滴玉涎液就能让濒死的凡人起死回生,让低价修士突破一个小境界,对于他这样的中高阶修士也是不可多得的灵液,但是也有个缺点,便是无法用容器长久保存。
风采列看着清澈透明的玉涎液,随手舀了一些入口,无需炼化玉涎液便化作丝丝灵气,渗入四肢百骸,净化身躯,滋养元神,“不是纯净玉涎液,灵力消散大部分都转换为水,不过即使变成水也比起普通灵泉要好上太多了,再说了这其中含有玉涎液,对于如此一片灵田来说已是海量,或许可以找到源头,找到纯净的玉涎液。”
风采列一边走一边品尝灵水,往浓度高的方向寻去,当他走到一处围院外,发现了灵水源头,但是有禁制保护,他从纳戒中取出楚清仪给他的令牌,慕然来到另一处开阔的果林,林中种植各种花草果树,有几颗连他都没见过,上面结着的果实充满了浓浓灵气,一看就知道是难得的灵果,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穿梭流淌其在中,他舀一点溪水尝了尝,“浓度更高了,看来溪水上游必是源头,奇怪的是还有一丝异味,或许是什么东西腐败导致。”
风采列继续沿着溪流往上,又遇到了一道禁制,可是他没有权限通过,此处的泉水中玉涎液含量已经极高,差不多有五成之多,令牌无效禁制他也无法破解,于是盘坐在溪边一边喝泉水一边打坐练功,但是心头总有一丝疑惑,“这玉涎液的泉水为何总有一股说不出的骚味。”
此时,风采列无法进入的地方,也就是小溪的源头,有一株十几丈高的桃树,其中桃干晶莹似玉,叶子片片葱绿,结了一个个桃子,也流动盈盈光辉,类似月华。
桃树下方是碧绿的水潭,泛着浓郁灵气,泉水叮咚,带着绿叶的桃枝随风轻拂水面,荡起涟漪,很美,如若有仙子出浴,定会更添姿色,如若沐浴的仙子是楚清仪,让风采列知道,他定然会欣然痛饮一番。
可惜天不遂愿,如此美丽的画面中却出现一个及其不和谐的事物,一个黝黑的老头,正在水潭中搓澡,清澈的玉涎液,顺着他头顶稀稀拉拉的几绺灰白毛发流下,并沿着面颊中的褶子滑落,猥琐狭长的三角眼浑浊不堪,松弛的面部皮肤像是仅仅包裹着骨头,干瘪空乏。大口哼着舒爽的淫词浪语,嘴巴张开,露出其中歪歪扭扭的黄牙,一只手揉搓胯下,另一只手摩擦股沟屁眼。
“这潭水洗澡真舒服啊,说不定还是灵泉,能滋阴补肾,金枪不倒,以后定要带清仪和雪琪一起来洗鸳鸯浴。”
此人正是王老五,不知怎的也找到了此处,王老五之前被吓得失禁,裤子都尿湿了,贴在身上好不难受,自己都能闻到一股骚味,见到如此清澈的潭水,立马按捺不住跳入水中,舒舒服服的搓洗一番。
风采列万万想不到他喝到水都是王老五的搓澡水,而且还混合了王老五的黄尿。
就这样一个肮脏丑陋得老头在上面搓澡,一个杰出的青年才俊在下面喝水打坐。
王老五足足搓洗了一个时辰,他才神清气爽的爬上岸,穿上衣裳走出禁制。
王老五触发禁制那一刻,风采列瞬间感受到了灵力波动,他站起身微微戒备,发现出来的竟然是一位其貌不扬甚至是丑陋异常的老头,并且一出现就被他的气势威慑,跌倒在地,差点又像之前那样吓尿。  
风采列心思一动,这老头毫无灵力,是个凡人,莫非是楚仙子带出来的那鼎蕴含血神魂魄的容器,他一把抓住王老五的手腕,神识迅速的游走过王老五全身上下,果然是他。
风采列收回手,盛气凌人的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这里?”对于一介如蝼蚁一般的凡人,风采列丝毫不需在意,毕竟仙凡有别。
“少,少侠,老朽名叫王老五,我儿乃是天师府的王野,是我儿媳楚清仪带我到这儿的。” 王老五被他的气势震慑,只能竹筒到豆腐一般的回答着。
风采列听了愣了下,心想王野竟然让他爹爹当做容器?心思真不可谓毒辣,果真是个枭雄,对付他必须倾尽全力,不可保留,他收敛气势,扶起王老五道:“哦,原来是王兄的父亲。”接着又拱手作揖,翩翩有礼的说道:“刚才多有得罪,我乃百花门风采列,和令郎是好友,还有你儿媳楚仙子与我也是关系颇佳,先生唤我彩列就行。”
王老五这才轻松下来,原来他就是救了清仪和雪琪的风公子,他打量着风采列,这位风公子年纪与自己儿子王野相差不多,生的也是剑眉星目,和自己儿子王野比丝毫不差,甚至更英俊,而且他还是清仪和雪琪的救命恩人,王老五知道自己也是在猛虎口中救下清仪后才真正获得清仪和雪琪的心,他难免有些吃味,嘴上却赶忙道:“不敢不敢,风公子,清仪和我说了,是公子救了我们,老朽还要多谢您呢。”
风采列手摇扇子,风度翩翩,爽朗道:“哪里哪里,我和王野兄弟一见如故,遇到她娘子有难哪有不救的道理,说到楚仙子,不知先生可知她如今伤势如何。”
王老五老实的回道:“清仪和雪琪伤势很重,浑身不可动弹,现在正在疗伤。”
“哦!竟然如此严重,此处泉水是难得的灵泉,刚才我就饮用了一番,灵力大增,先生可取此处泉水给她们饮用,定能早日康复。”
王老五顿时一惊,“什么?他喝了此水,刚才我还在水了撒了尿,他一定也是一位比清仪更厉害的仙人,不然如何能救清仪,如果被他知道会不会一掌劈死我,怎么办?怎么办?”想到这儿王老五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风采列见状,疑惑道:“怎么?先生怎么如此神态,难道此水有何问题?对了我饮此水也尝到了一些骚味,先生就从上游出来,可知原因?”
“已经尝到骚味!怎么办?”王老五更加骇然,吓得尿意涌动,“不行不行,如果现在尿出来还不让风采列闻到味道,那时我小命休矣,赶紧憋住!” 王老五极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他要庆辛自己之前把自己身体里的骚尿排掉,要不然这次肯定会失禁,那就必死无疑。
王老五冷静下来才回道:“没有,这水会有什么问题?清仪她们也已喝过这水了,骚味可能是有灵兽踏入水中嬉戏所致,我刚才心神不宁,只是忽然想到我儿王野,他一直赶在我们后面,我怕他也遭遇强敌,恐遭不测,对了风公子,您能不能去帮我救救他,我就这一个儿子。”说着还跪下磕头。
风采列修为高深,分辨水中味道还不是易如反掌,可是他也没有喝过尿啊,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王老五会在那么名贵玉涎液中洗澡甚至撒尿。
风采列不疑有他,赶紧扶起他,心里却想,“可能楚仙子给王野留下什么记号,可以让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或许我可以利用这点半路截杀王野,这样楚仙子就是我的了。”
想到这儿风采列痛快的说道:“先生放心,此事交给我了,我现在马上出发,你和楚仙子说一声,我定然把王兄安然无恙的带回。”
王老五心里松了一口气,又连忙下跪磕头道:“多谢风公子,您真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啊。”
风采列扶起他,说了一声客气,转身就走。
王老五见风采列走远这才完全放下心来,还好自己机智,躲过一劫,他又进入禁制,摘了一些树叶取了一些潭水给楚清仪她们喝。
他不知道的是因为自己的谎言差点害死的自己儿子。

--------------------------------------------------------------------------------------------------------------
注:这里我引入的元婴概念,是打算让王老五有机会能和元婴做爱,所以设定元婴大小和境界有关系,原本到合体期元婴其实和肉体是一样大,这样才能完美合体,楚清仪是散仙所以元婴大小为两个拳头大小,和硅胶倒模大小差不多,而王老五的肉棒应该会长些,只能插进一半吧,或者直接刺穿,另外还打算让王野的元婴进入楚清仪的肚子里疗伤,然后让王老五给他从新回炉一下,这个设定应该没有人写过吧,欢迎其他兄弟能写写,自己写的看起来总是有些不过瘾,比如写进现代的修真文里,凡人老头干元婴,还把绿帽男主元婴挤在女主体内干,是不是很带感。
另外我水平有限,只能改改大佬的作品,有抄袭其他小说内容设定,请见谅,如有异议我可以马上删除,如果有其他创意也可以留言讨论,感谢。

1226882.jpg

Aquahydrogen

B1F  2023-11-23 21:29
(自分で決めた道は迷わずに、進むしかない)
woc,真是本人吗,大明星改编还有后续吗
可惜不好老头这一口,这篇捧不了场了  

406940.jpg

###

B2F  2023-11-25 14:20
(性爱魔人)
请根据版规及时修正标题格式,谢谢合作

none.gif

e94342db

感谢分享

none.gif

728f44c4

B4F  2023-11-25 20:50
(走过路过)
怎么绿改?这小说就是绿帽文,王老五才是黄毛,这样最多是加料,绿改的话至少再有N个黄毛才算绿改

none.gif

84

想法很色,谢谢分享

2.gif

皮皮大王

可以法器虫洞,远距离中出。尤其是是在给人讲道的时候

8.gif

白昼野羊

感谢分享

1909818.jpg

一点点萧

好像最近AI写文挺火的,楼主可以试一下哦

IMG_20220823_152713.jpg

plume

B9F  2024-01-23 01:09
(BeautyBox yyds)
wc作者大大原来在这里,后续啊后续~
元婴这类题材类似的像魂魄,人格排泄其实也不少。
很期待后续展开,这个脑洞很对xp O_o

none.gif

stranger

回 楼主(为你哀愁) 的帖子

楼主nb